搜索

李佳:90后女孩接下老旦衣钵

实习生 郑文韬 本报记者 诸葛亚寒

如果不是“扮上了”,几乎没人看得出李佳是一名京剧演员。这个刚刚从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本科毕业的90后“潮”姑娘,扮演的还是“老旦”行当。

少有的是,李佳的妈妈、姥姥也同是老旦演员。今年6月,在姥姥解小华从艺70年的专场演出上,她们就上演了“一家三代同演一出戏”的经典:三代人在剧目《太君辞朝》、《钓金龟》中扮演同一个老旦角色,而爸爸李殿清则登台饰演了《钓金龟》戏中的“儿子”张义一角。

走上京剧表演这条路,并非父母最初的希望,但出身梨园世家的李佳硬是“较劲儿似地”扑向了京剧,选择了让不少年轻姑娘头疼的“老旦”行当。

每当舞台灯亮,锣鼓声响,不管是大角色还是小角色总能激起李佳的表演欲,也正因如此,她一路坚持,进入了北京京剧院,成为了一名专业的京剧演员。

父母不忍心让“小戏虫”遭罪

在先后有14人投身梨园的家庭中,李佳是辈分最小的一个。之所以能走上京剧表演这条路,除了发自内心的喜欢之外,李佳的优势在于“悟性很强”。 

还未出生,李佳就接受了京剧“胎教”——妈妈刘东利在怀孕8个月时依然登台演出。而小时候睡觉前总是哭闹的她,只要姥爷一放京剧,就能立即停止哭闹,很快入睡。

从小,李佳就对京剧表演耳濡目染。看的电视多以京剧节目为主,无论是唱腔还是动作,她都“特别喜欢比画比画”。父母工作忙照顾不过来,就索性带着她去演出,这让李佳的“业余娱乐”也变成了看父母的京剧表演。

而李佳的表现也确实没有“辜负”这样的家庭氛围——小时的她特别不爱去幼儿园上课,于是就跟“姥姥去给艺校学生上课”。只有3岁的她常常在学生们还没学会的情况下,回家就能唱开了,这让姥姥感到“挺神的”。

于是,姥姥萌生了送李佳参加京剧兴趣班练基本功的想法。可同为京剧演员的父母却一致反对,尤其是作为武戏演员的爸爸,“唱一下可以,他们不希望我再去受他们年轻时候受的这分苦了”。

在父母的“心疼”下,小学毕业前的李佳几乎没有进行过严格的训练。可尽管如此,她依然表现出了京剧天赋——7岁便获得了全国第四届戏曲小梅花金奖。

颁奖仪式上的两件趣事,李佳至今记忆深刻。

那次比赛,李佳表演了剧目《钓金龟》,而为演老太太的她搭戏、在剧中扮演“儿子”的正是自己的老爸。就在观众为这种独特的组合叫好的时候,更有趣的事发生了:谢幕完毕,爸爸蹲了下来,背着李佳走下了舞台。

获奖后的李佳在学校有了名气,这个“唱老旦演老奶奶” 的小女孩儿总能引起同学关注。可“拿了奖”的李佳却不像其他孩子得奖那样骄傲,她谨记姥姥和妈妈所说的:不管取得多大的成绩都不能张扬和骄傲。

10岁离家千里去学老旦

把戏曲作为爱好,时不时跟着哼哼唱唱是件轻松的事,可要把京剧作为专业进行系统学习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了。

小学毕业恰逢中国戏曲学院附中招生,当家里人看到李佳如此喜欢京剧表演后,便找她进行了一次严肃的谈判:“你这么喜欢京剧,要不你去考吧?从事专业的学习。”用李佳自己的话说,当时11岁的她“没有太多主见”,光是靠着喜欢的劲儿就决定试试。

没想到,这一考便考上了。深知京剧学习“煎熬”的父母又和李佳进行了第二次“谈判”。

这一次,家里人跟李佳彻底“摊牌”,“这行特苦,如果你要去了学校一两个月觉得太苦要回来,那你就别去了。”

但这个从小就爱跟自己“较劲”的小姑娘并没有被父母的“阵势”吓倒。从2004年一个人来到北京学习京剧算起,到现在她已经独自一人在北京学习京剧10年了。

可刚入学时,李佳吃了不少亏:此前因父母心疼没有练习过基武功(注:基本功和武功),这让她在基础能力上与班里其他同学拉开了差距。

爱较劲的李佳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更应该比别的同学更加努力。于是,她开始“吃完晚饭歇一会儿就去练功房”、“练到晚上九点多再回宿舍休息”。经过半年多的努力,李佳终于弥补了差距。

可对于一个10岁出头的小女孩来说,除了京剧基本功练习的枯燥和艰苦外,与离家千里的孤独作对抗才是最煎熬的。

刚到北京的前两个月,每天下课回到宿舍李佳就大哭,那段时间的她“除了上课吃饭睡觉之外就是哭”。每每看到其他同学陪读的家长,李佳心里就特别羡慕,可“陪读”的愿望直到10年后的今天也依然没有实现。

高考专业课考试时,由于父母工作忙,李佳依然还是“一个人该上课上课,该练功练功”。记得最深的,是晚上考完试独自一人拿着舞台道具走在回宿舍路上的“凄凉”,这个场景李佳永远也忘不了。但现在的她却要感谢父母的“狠心”,因为这种经历让她收获了更为重要的“独立”。

在学戏6年后,她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,继续学习老旦行当表演。

各个行当都有自己的美

“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小姑娘,你怎么想到要唱老旦呢,那可是老太太啊!”对于这个许多人初次见面常会抛出的疑问,李佳已经“见怪不怪”。

 “很少有女孩子会去喜欢老旦。”在李佳心里,她也喜欢青衣、花旦这些扮相漂亮的行当,之所以最终选定老旦,大部分原因跟姥姥、妈妈都唱这个行当有关系。“有一种独特的感情,归根结底还是喜欢这个行当”。

在李佳看来,各个行当都有自己的美,并不是穿漂亮的服装那才叫美。

一个90后的年轻女孩要不断模仿、学习表演一个“老太太”,其中的苦和煎熬难以想象。加上京剧练功的特性——即便老旦不需要过多的踢腿等基本功,但这些功底却必须熟练掌握。

 “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。”不仅由于台下的基本功难练,戏剧表演还会因灯光、服装等各种原因,常会与平时水平有差别。一次次的练习中,李佳也曾想过放弃。可每当舞台灯亮,锣鼓声响起,她表演的“劲儿”又蹿了出来,“像被振奋了,觉得自己不能放弃,要好好学下去”。

现在,李佳已经是一名专业的京剧演员。她清楚地意识到,尽管当下社会娱乐方式更加多样,传统戏曲面临许多困境,但她依然相信: “京剧是国粹,需要我们年轻人去传承,既然选了这条路我就要努力做好,如果你要做得不好,就更没有人去看你了。”

和大多数90后女孩一样,生活中的李佳“潮”范儿十足,爱自拍、爱逛街、爱看电影、爱晒美食……她会清楚区分职业和生活,把京剧作为一生需要钻研的事业。她希望能通过认真的模仿,在每一次表演实践中积累经验,“戏曲太深奥了,每一次表演都会发现不足,越往里钻研就会发现学习越难,永远都达不到自己理想的水平。”

尽管这条路充满“煎熬”,但如她曾在朋友圈里写下“艰辛路上唯有努力”的状态一样她依然会“较劲”地尽全力做好,迎接和等待自己“老旦”角色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【来源:2014年11月24日《中国青年报》。】


http://59.65.198.80:8080/gplog/log/articleVisitLog.jsp?parentID=22695
http://59.65.198.80:8080/gplog/log/writeLog.jsp?siteID=3&articleID=22695